来源:马德兴 德兴社

  西行记1

  北京时间6月3日下午13时,搭载着中国足协代表团、中国男足代表团、亚足联代表团以及关岛代表团的东航MU7199次航班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出发,飞往迪拜继续中国男足的卡塔尔世预赛40强赛之旅。笔者有幸搭载上了这一趟航班,这一次经历,将是笔者从业30年来从未有过的全新体验。

  ①

  国足舍命挡病毒!

  当中国足协和亚足联5月31日先后发布公告,宣布卡塔尔世预赛40强赛第一小组比赛将从苏州移师至阿联酋进行时,笔者的“第一反应”与大多数人的反应其实是一样的,怎么变成这样?随后,叙利亚足协方面将亚足联致函第一小组的五支参赛队的一封信函贴在官方社交平台上,这又引发了新一轮的争论,特别是有批评指责中国足协这一次几乎是“丧权辱国”!但是,仔细一琢磨,好像完全不像网上所传说的,或是像很多人批评指责的那样。

  首先,不管是中国男足抑或中国足协、包括更高级别的管理部门,恐怕谁都清楚国足在主场进行比赛的意义与价值。而且,按照现在很多人的说法,似乎中国足协是“赔钱赚吆喝”,明摆着就是“倒贴钱”。

  但问题在于:当初中国足协在提出申办第一小组比赛时,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叫好”、认为“应该”。可是,如果想要拿到主办权,当然就需要承担相关的办赛费用,譬如参赛队的食宿、交通费用等。这也是亚足联在3月12日宣布40强赛八个小组比赛的主办地时,中国获得第一小组主办权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因为在这之前,亚足联竞赛委员会相关官员与国足所在小组的五支参赛队进行协商时,各方都同意由中国主办,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方面解决食宿与交通。否则的话,同组的其他几个对手缘何要同意到中国参加比赛?

  但是,将原定在苏州进行的比赛改到在阿联酋的沙迦体育场进行,这其中有很多复杂的原因与背景。其中,核心一点,就是:目前全球范围内的疫情之下,尽管国际足联与亚足联都先后出台了各自的防疫抗疫特殊规定,也就是“Protocol”,以确保赛事能够正常进行,但中国政府所出台的防疫抗疫标准明显要高出国际足联与亚足联所拟定的规定与标准。恰恰是中国政府的这种为了严格保障人民健康而出台的高标准、高要求,导致这次赛事不得不临时移地情况的发生与出现。要知道,中国目前之所以能够成为世界上最为安全的国家,且没有之一,全国人民的日常生活几乎已经恢复正常、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与冲击,根本就在于我们的高标准、高要求,坚决将“病毒”挡在国门之外,避免影响到国内普通百姓的生活。

  在5月31日的通气会上,中国足协外事部官员已经通报了目前叙利亚队、马尔代夫队、菲律宾队三个代表团中人员的感染情况、检测情况等。如果只是按照亚足联或国际足联的标准,放这些高风险人员入境,不知道那些迫切希望、愿意去现场观战的中国球迷们想到过没有:这显而易见的大大增加传染的风险,会给国内的防疫抗疫工作带来多大的压力?

  站在叙利亚足协、菲律宾足协以及马尔代夫足协的角度,他们认为只要符合亚足联以及国际足联的相关规定就可以,因而在遇到一系列问题之后,自然会向亚足联、国际足联提出抗议。但是,因为中国的相关规定更高、要求更严,当然不可能会这几支球队而降低标准、放松要求,毕竟需要对全国老百姓负责。所以,紧急磋商之后,中国足协同意将比赛从苏州改到阿联酋进行,其实还是因为需要“服从大局”,就是需要服从国家“防疫抗疫”这样的大局。另一方面,因为按照亚足联、国际足联的相关规定与要求,如果中国方面不放行,则中国男足将被直接判出局,后果更为严重。

  应该说,中国足协乃至更高一级的管理部门做出这样的选择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可缘何到了网上、到了球迷眼里、甚至是那些大V嘴里,“被迫移地”就变成了“丧权辱国”?而且,当中国足协决定将比赛移地阿联酋进行之时,要知道:中国男足国家队迄今为止没有一人说要退出!难道我们的这些国脚就不是中国人?难道这些国脚就不清楚这次出国参赛会没有风险?特别是与叙利亚、菲律宾以及马尔代夫三个拥有“密切接触者”的对手交锋时。

  换一个角度来说,国脚此番西行是“为国征战”,甚至是为全中国将病毒先挡在“国门”之外而做出“牺牲”。国内那些“键盘侠”有这样的胆识与能力吗?

  可以说,此次中国男足西征是真正意义上的“为国”,而且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真心希望我们的中国男足能够好起来,那就少一些谩骂与指责,还是多一分理解与宽容。或者就像笔者一样,拿起护照就出发、直奔阿联酋最前线!

  ②

  我陪你奋战到底!

  坦率地说,现在的中国足球只有“想不到”。发生在中国足球身上的事情随时能够突破你的“智力底线”。从事足球记者这个行业已经快30年了,自1997年十强赛以来,笔者一届不落地跟随中国男足国家队南征北战,各种波折与风浪能够经历过的,几乎全部都全程经历过了。但是,像这一次卡塔尔世预赛那样,在亚足联确定采用赛会制、中国拿到主办权且已经打了一场的情况下,突然说要移地阿联酋进行,这是闻所未闻之事。因而,从5月31日消息传出以来,各种不同的声音包括抱怨、批评、指责等等,几乎就从未断过。只是,笔者因忙于取护照、办理相关出境手续等,也就无暇顾及这些了。

  实际上,当中国足协与亚足联紧急协调、甚至请示更高部门,最终同意亚足联提出的移地阿联酋进行的决定传出之后,笔者就曾有过犹豫:国足此次阿联酋之行究竟是“跟”还是“不跟”?如果是换作平时,恐怕根本无需思考这个问题,但目前的疫情之下,“出国”几乎成为“稀罕事”,这倒不是说出境有多大限制,而是在于前往境外任何一个国家,安全与健康始终是各方所担心的。不过,短暂犹豫后,笔者很快就做出了前往迪拜的决定,甚至放弃了做学生李巴乔证婚人的机会。

  所以,笔者在5月31日下午直接打电话向单位领导请示,得到的答复也很爽快:“如果你觉得能应对目前的疫情,在做好防护与安全的前提下,不反对前往迪拜采访!当然,相关出差的手续与流程可以后补。”有了这样的回答,笔者便随即开始在网上查找飞往迪拜的航班。因为护照在北京单位,所以必须先返回北京拿到护照之后才能出行。比较遗憾的是,最近两三天之内,从国内前往阿联酋的就没有直飞航班,仅有的一趟算比较顺利的,就是6月1日从上海出发、途径香港中转,再飞往阿布扎比,而且,这一趟价钱不高,单程3900元人民币不到。最主要的是,这一趟航班仅仅只在香港停一下,然后继续飞往阿联酋,相比之下还是比较安全的,其他航班都需要通过前往第三国中转,这显然就增加了安全风险。

  就当笔者准备在5月31日连夜返回北京、然后再赶回上海乘坐1日的夜航之时,突然接到了中国足协新闻办的电话,询问是否会跟随国足前往阿联酋?笔者还在纳闷:“决定前往迪拜跟队采访的决定才做出,而且也没有跟任何人提及过此事,中国足协为什么会知道?”在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后,足协新闻办的人员让我等消息。至当晚,足协新闻办负责人戴晓微就来电,说是否介意跟随中国队的航班一同前往?“居然还有这等好事?”笔者简直不敢相信,随后答道:“我本人肯定愿意,如果球队不觉得是个麻烦的话!”